【无限之淫神的诅咒】(43-44)【作者:abc123421】

字数:60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三章乱象

  天空渐渐暗淡下来,被阳光灼烧了一天的城市也开始逐渐降温,余热正在散去,阴冷在角落里蛰伏。某个不起眼的小旅馆内,千夏有些焦躁的待在某个房间,她并未回租住的房子。

  距离千夏被袭击已经过了8 个小时,千夏的肚子依然鼓胀着,但体内的扭动感减弱了不少,那些触手也不知道在千夏的体内做着什么。这期间其他位置的触手趁着千夏不注意也统统涌进了千夏的子宫内部,使得她的肚子更加膨大了。如果说之前的肚子大概是西瓜大小,现在大概就是10月怀胎那么大吧。

  千夏不停地拨打着小爱或者春香的电话,然而丝毫没有回应。

  【不会是出事了吧?现在我又这个样子……】

  千夏拉开上衣,双手扶着的肚子的下部,膨大的肚子使得肚皮都被拉薄了不少,能够看到些许青筋。千夏焦虑、沮丧、难过,眼神无意识的飘忽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前方打开着的电视则播放着一则新闻,似乎是某种轶闻。

  「据多名目击者称,今天下午3 点左右,他们在丽水河边附近看到了一群可怕的怪物,周身挥舞着恐怖的触手,围攻着一名疑似人类的生物。」接着电视左部呈现的是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一堆扭曲的黑影之中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依稀可以看见人影头上点缀着一点蓝色。

  「这起奇异事件警方正在介入调查,不过警厅解释,世界上不存在这种可怕的生物,这张照片的真伪值得推敲,可能是电影拍摄现场或恶搞图片。」

  「但在另一边的三台街也有人称自己看到过挥舞触手的怪物,一切事件的起因正在调查当中,请各位市民不要轻信谣言,维持正常的秩序。以上新闻兴东社为您报道。」

  「那是……小爱。」尽管身形十分模糊,但是那点蓝色和熟悉的感觉就能让千夏判断出那就是小爱,而至今没有联系可能是因为当时的战斗,并且很有可能是苦战。

  「但是,现在,我……」千夏望着肚子一脸无奈。之前她想尽办法都没能将体内的触手给弄出来,反而让触手更激烈的扭动,使得自己春意勃发。唯一获得的好消息大概是她体内的触手只剩下本能了,因为如果别里科夫的意识还存在的话,她估计已经被玩弄得浑身瘫软了,但别里科夫肯定没有彻底死亡,就是不知道他的意识什么时候会恢复。

  【一定得在别里科夫的意识恢复之前解决身体里的触手!】

  但事情并没有千夏想象的那么简单,她体内的触手也并不是正常的触手,此时它们正在潜伏,缓慢成长着。而且她的状态栏在几小时前也突然多出来了一个扭曲的触手般的图标。

  【触手-融合模式】

  描述:别里科夫的潜意识导致触手本能的寻找宿主获得新生。

  目前状态:潜伏期。

  「真是,到底该怎么办啊?现在没法见人了啦。」千夏后仰,躺在床上悲鸣着。洁白的床单映衬着大肚子的美丽少女,异样的诱惑不停地散发着,只是无人欣赏。

  软软的床垫包裹着千夏的肌肤,从中午就开始奔波,并被肚子内的触手折腾了好几个小时的千夏感到了疲惫,想要继续想些解决办法,然而坚持一阵后,睡意却陡然袭来,千夏感觉眼皮逐渐变重,视线也开始模糊不清,睡意裹狭着千夏的身躯,让她仿佛飘在云端,嘴里却轻声嘟囔着:「还没,解决问题啊~ 」随后意识便陷入了黑暗,沉沉睡去。

  夜深了……

  迷迷糊糊间,千夏仿佛感觉身体下面有什么东西在缓缓蠕动,无意识的将手向下身伸去,轻轻抓挠着,却好像抓到了某种柔嫩的果冻一般。果冻渐渐攀上了手指、手掌,逐渐延伸至小臂,随后便寂静不动了。

  千夏仿佛做了个梦,梦中她被别里科夫的触手不停的玩弄着,她想要得到高潮,却怎么也无法达到顶峰,她伸出右手想要自慰,却被触手牢牢束缚住每根手指,千夏就在这样的欲火之中不断煎熬着……

  ……

  阳光湮没之时,便是暗影们蠢蠢欲动的时刻。

  莱耶市某处地下,不知何时被人在底部建造成了一处巨大的空洞,周围微弱的灯光映照着一个个钢铁通道,而在最中心,似乎是一个奇怪的祭坛,祭坛之上建造着某种奇特的生物雕像,四周有着七条导管连通着整个祭坛,而在此时,其中五条导管内流动着某种粉红色的荧光,似乎是一种奇特的能量。

  回溯这些流动的荧光,可以发现它们均来自旁边的某个通道内部,而在通道的深处,五名女性被禁锢着,一丝不挂,身体不停地扭动,口中发出令人燥热的媚声,这些红色荧光的源头似乎就是她们的下身。

  「好了,暂时先实验到这吧。」阴影处传来拍手声,一位男性由暗处逐渐显露出来,那头灿烂的金发仿佛证实着此人的身份,正是触角公司的董事长- 渡边野夫。渡边野夫缓缓走近中央的女性,沉声问道:「美纪,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几名女性被解开了禁锢,在暗淡的光线中一个个露出了容颜,其中赫然就有千夏在公司这几天所接触到的花翎、海伦与美纪。而这五位姿容上佳的美女此时均一副媚态横生的模样,鲜红的眼珠波光流转,散发着让男人疯狂的诱惑。但在渡边野夫面前,她们尽管饥渴难耐,却一直保持着尊敬,或者说敬畏。

  「大人,乃木板春香正在接受改造,而悠千夏此时不知所踪,派去的别里科夫至今没有回音。至于这个城市的管理者,此时应该受了重伤躲在城市某处。」美纪顿了顿,继续说道:「另一边到现在为止没有太大的动作,但似乎在商议着什么。」说完,美纪便站立在一旁,双手丝毫没有遮掩自己身体的意思。

  听完美纪的话,渡边野夫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点点头:「尽快集齐需要的祭品,时间不多了。」

  渡边野夫离开后,五位美女对视一眼,并没有交流的意思,纷纷离开了此地。
  而在这之前的白天,就在这个通道内不远处的某个房间内,整个房间似乎被改造过了,四面八方都覆盖着肉壁,唯有门的位置被特别的空出来。房间的中央,某位刚被送进来的少女正遭受着一生当中最为恐怖的事情,战斗结束后,本就残破的衣物在触手的撕扯下纷纷化作碎片落下。

  「不,不要,不要啊……爸爸,麻麻,千夏,我好害怕……」少女哭喊着呼唤熟悉的名字,身体不停地扭动着,试图躲避侵袭而来的触手。然而此时已然毫无抵抗之力的她如何能抵御触手们的拉扯,尽管四肢不停地用力收缩着,但双手仍然被缓缓向上拉起,双脚被两边拉开。

  「呜~ 不要……」某种异样感从下身传达给少女的时候,即将失去少女最为珍贵的东西的恐惧感让少女全身都开始抖动起来,声音也带着令人怜惜的颤音,但触手们并不懂得怜香惜玉,充斥在触手身体中的是满溢的凌辱欲。

  似乎想给少女留下一个深刻的记忆一般,少女的膣道即便稍显干涩,但也在触手强大的挤压下逐渐撕裂开来。

  「好痛!唔,不要。」少女勉力摇着头,洁白的上齿紧咬着下唇,有一丝轻微的铁锈味从唇间扩散开来。少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的下身正在一点点的被撕裂,某种东西已经入侵了她宝贵的桃源,攫取胜利的果实。

  狭窄逼仄的花径被一层层破开,也撕破了那一层少女纯洁的象征,丝丝缕缕的鲜红从紧绷的空隙间溢出,在那双白皙而柔嫩的大腿上画上一条耻辱的印记。但鲜血终究也是液体的一种,血色的润滑剂让少女的疼痛感减轻了少女,却也在少女那柔软的内心留下了一抹血色。

  少女紧皱的小脸、苍白的面孔、淋漓的汗水证明此刻她并不好受。那双棕色的眼眸充满了痛苦的痕迹,双唇开阖,似乎想要表达些什么,最后却只能吐出无奈的叹息和痛呼。

  【我……已经……】

  当触手的顶端终于到达少女的花心时,它们才满足般地泌出滑腻的粘液。借着粘液的润滑,触手能够轻易的贯通少女的花径,即便是第一次,也能让少女感受到快感的美妙之处。

  「嗯呀~ 千夏,我……」快感夹杂着痛感从下身传来,让少女难以表述此刻的复杂滋味。而在不远处,更多的触手开始向着少女蔓延而来。

  时间,还很漫长……

  第四十四章线索

  「嗯哼~ 」千夏发出一声娇嫩的鼻音,双眼从迷蒙之中睁开。阳光已经悄悄照射进了旅店的窗口,床单的一角一片金光璀璨。

  「噫?」千夏摸了摸肚子,却发现肚子仿佛已经缩小了不少,又回到了原本那个西瓜大小。这时她的右手似乎传来某种奇怪的触感,仿佛不断的被某种细小的绒毛抚弄着。

  千夏试着抬起右手,随后便睁大了眼睛,睫毛微颤,黑珍珠般的瞳孔也随着收缩。

  右手此时已经被一层淡红色的皮膜包裹住,皮膜延伸至肘部,而且似乎与皮肤都融为了一体,千夏尝试将这层皮膜拉扯下来,却发现仿佛在扯着自己柔嫩的皮肤一般,神经传来痛感,而皮膜依然紧贴在皮肤上。但千夏知道,她的皮肤的的确确是在这层皮膜的内部。

  惊讶的情绪被稍稍收敛,千夏的下身仿佛也感觉到了某种奇怪的触感。伸出左手摸了摸,同样是某种柔嫩的皮膜。这些皮膜似乎都是这些触手经过了某种异变转化而成的,千夏能清晰的感觉到蜜穴周围、会阴、菊花、一小半股肉正在被无数微小的触须爱抚着。

  「嗯哈……不要摸啦……嗯哼~ 」

  从床上起身,来到厕所,千夏看着镜子前的自己。眼睛有些微红,似乎没怎么睡好,脸色苍白中透着些许红润,粉色长发胡乱的披散着。右手的皮膜就像一个淡红色的手套一般,而包裹下身的则像是一条淡红色的紧身内裤,这两个东西从外表丝毫看不出异样。但千夏知道,它们都是活物,并在不断的蠕动着。
  仿佛想到了什么,千夏打开自己的状态栏,那里昨夜触手的状态已经改变了。
  【触手-融合模式】

  描述:别里科夫的潜意识导致触手本能的寻找宿主获得新生。

  目前状态:成长期。

  「这到底是什么鬼啊?别里科夫你到底想干什么?」千夏有些烦躁的吼叫道。
  然而并没有回应。

  「呼~ 」千夏深吸一口气,平缓了一下内心的焦躁感。毕竟今天她还要调查一下小爱她们的行踪。

  稍稍打理了一下身体,虽然仍然挺着一个大肚子,但千夏必须离开了。小爱和春香此时都没有音信,她必须去调查可能存在的线索。

  千夏带着一顶不知从哪弄来的眼镜,身上的衣物被她变换成了孕妇装,那是一件有些宽敞黄色的露臂单衣,穿在身上,即使有着大肚子也不觉得紧崩,只不过衣服下摆有些长,一直延伸至膝盖。而在衣物内部,仅有一件蕾丝胸罩和内裤。不过幸好这件黄色的衣物并不透光,所以行人并不能透过衣服看见千夏里面的穿着。而脚上是光溜溜的,一旦千夏穿上鞋后,鞋子便会自动加上高跟,这对现在的千夏来说,无疑是自找麻烦。所以一位赤足的美丽孕妇便这样踏出了旅馆。
  忍耐着手臂和下身传来的麻痒感,还有周围行人频繁的目光,千夏快步离开旅店。

  【先去小爱那里看看吧,如果有线索的话,大概就在那里了。】

  「嗯哼……好辛苦……」

  一路上,千夏不时驻足停留几秒,深呼吸,压抑着想要呻吟的欲望,不然她大概会某时不自主的呻吟出来吧。

  30分钟后,千夏走到了小爱家附近。此时这条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烟,一切都显得有些诡异和寂静。

  千夏在周围观察了一番,似乎没有什么人的样子,这才悄悄从左边的围栏翻墙进入。

  ……

  远处,某个望远镜正注视着千夏,直到确定千夏进入小爱家中才放下。
  「我们准备行动,有人进入目标人物的家中了。」某个阴沉的男音传出。
  「不通知上面吗?」旁边传来另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一个孕妇,有必要通知上面吗?我们去就行了。」

  「可是,这不合规矩。」

  「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准备行动。」阴沉的声音不耐烦道。

  远方的某间小屋陡然发出咔擦般的开门声,两道身影鱼贯而出,向着千夏的位置逼近。

  ……

  「小爱~ 小爱~ 」千夏在屋内低声呼喊着,但小爱好像并不在家的样子。
  走进玄关,屋内有些杂乱,似乎曾经有人来过,不少东西都被翻动过。千夏对小爱的房屋并不熟悉,此时有种无从下手之感。

  「嘛,先去卧室看看吧。」

  「唔啊~ 好烦呐,你们能不能别乱动。」千夏一边向着自己的肚子里的触手抱怨着,一边寻到了小爱的卧室。卧室里也已经被翻动过了,即使小爱曾经留下了什么线索,估计也已经被找到了,而更加隐秘的位置千夏认为她并不能一时半会找到,但这时的时间却是十分珍贵的。

  而就在千夏翻动着卧室时,两道身影也进入了屋内,向着发出声响的卧室悄声逼近。

  「没有,没有,没有!难道小爱一直没回来吗?」下身那些蠕动的触须和找不到线索的焦躁感混合在一起,让千夏的头脑都有些胀痛起来。

  就在这时,某种冰冷的寒气使得千夏猛地一回头。

  「不许动!」两把手枪近距离的对准千夏,她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这里也被监视了吗?要快点离开了。】

  面前是两个男性,一位十分年轻,脸上明显有着紧张感,而另一位脸上有着一道伤疤,脸色阴沉的望着千夏。

  年轻男人望了眼旁边的阴沉男,发觉他没有出声,只得大声喊道:「双手抱头!说,你,你发现了什么?」旁边的男子则审视着千夏的脸,随即视线便向下方滑动,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也舒缓了不少。

  千夏将手缓缓举起,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内心却在急速的思索着对策。
  【两个人,能迅速解决一个,但另一个……那就靠近他们其中一个,随后逃跑就行了】

  没等千夏主动靠近,阴沉男子就率先迈步了,脸上绽放着一个自以为和蔼的微笑道:「美女别怕,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说出来的话,我可以保证放过你,不过……」阴沉男的右手迅速向着那座雪峰抓去。

  【好机会~】

  没等那只咸猪手落到实处,千夏伸手将那只手一抓,一扭,阴沉男右手的手枪就不自主落下,随后向后一拉,让阴沉男的身体挡在了另一个枪口之下。
  这迅速一幕让另一边的男子有些呆滞,接着千夏双手一送,阴沉男便被一股推力推向年轻的男子。趁着他们混乱的这个时间,千夏奔向房门,虽然挺着一个西瓜大的肚子,但那速度却也不慢。

  等两人追出房屋后,千夏早已消失不见。

  「早说了先通知上面了……」年轻男子嘟囔道。

  「还不快追,愣着干什么。」阴沉男更显阴沉了。

  ……

  「呼~ 呼~ 这里应该不会被发现了吧。」千夏喘着气,带着这样一个大肚子奔跑可是需要多消耗不少体力的,即便千夏此时的身体素质比一般人要更甚一筹,但也高不到哪去。

  这里是某个废弃的工厂,千夏左拐右拐不知怎么的就跑到了这个隐蔽的位置。随意在工厂内逛了逛,千夏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暂时休息,顺便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个世界上,真正与她熟悉的只有春香,小爱在之后也算相互认识了。而其他人,千夏并没有真正熟识的。

  「千夏酱?」某个轻微的呼声令千夏的耳朵微微一动,千夏扭头四处张望着,四周并没有什么人影。

  「这里!」声音再次传来,千夏循着声音向某个位置看去,那是是一个通风管口,某个白白胖胖的家伙正对她打着招呼。

  「小白?」千夏有些惊讶,随后便急忙道:「小爱怎么样了?」说着便起身,向着通风管道快步走去。

  「呐,在那里……受了重伤,现在还在昏迷中。」小白飘在空中,带着千夏到小爱的藏身之处,随后又双眼瞪圆,摆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千夏酱,你这是……怀孕了?」

  「这是那个……」千夏有些尴尬,捂着自己的肚子道:「碰到了某个变异种,好像被他的触手寄生了。你能帮我解决肚子里的这些触手嘛?」

  似乎感受到了千夏又要干掉触手们的意志,整个下身的触手都开始颤动起来,右手也有些发麻。

  「唔啊~ 」千夏双腿一软,膝盖顿时弯了好几十度,大腿微颤着。但千夏消灭体内触手的希望却依然强烈,有些希冀的望着小白。

  「如果小爱没受伤的话……」小白的两只小手摊了摊。

  「这样啊……」千夏有些沮丧,无视那些躁动着的触手,向着小爱走去。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m.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