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番外篇:明月)(05完)【作者:hahabmy】

字数:82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篇——明月5

  第二天上午,童教授回来了,进门的时候看见我也在,显然有点意外,不过很快的她在自己快乐的情绪鼓动下,并没有深究我在这儿的原因,只是喊明月来分享她的快乐。

  「明月,我们的那个药在美国已经获得了批号,也就是说他们认可我们的实验报告,明月,我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是吗?老师,真的成功了!」

  明月从楼上奔了下来,和童教授拥抱。

  「陈阳同学,非常感谢你对我这次试验的支持,我已经决定将我在《Sce》的文章署名加上你们两个。」

  「不不,不用了童教授,你们两个就好了,我不用,再说我不是学医的,今后也没有什么用处,真的我不是客气,童教授你带上明月同学就好了!」

  我心里真的是这样想的,所以我说的也真心。童教授看着我半天没有说话。
  「教授,我也没做什么工作,你也不用带上我!」

  明月也这样说。沉浸在爱情幸福中的明月突然对这些东西表现出了出奇的大度。

  「不,明月,一定要带上你呢,你对老师的帮助是巨大的,所以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说我要和你分享这个成果,而且你知道那个批号意为这什么吗?10亿、20亿、30亿美元甚至更多,我将按照比例分给你们!」

  「不不,教授我坚决不要,我只在论文后面署名就已经……」

  明月有点不知所措,她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钱。

  「童教授,我不要我只是在你这儿学习了很多东西,别的什么也没有做,请你理解我的诚惶诚恐。」

  童教授看着我们两个,眼神里面充满惊奇,因为在美国长大的她完全不理解我们这些人的想法。

  「那好吧,后面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明月你愿意跟着我读研究生吗?我回来之前已经和学校说好了,他们承认我在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博导资格,同意我在ZD招研究生,我提出只招一个硕博连读的,其他的要硕士起点,硕博连读就是为你留的。」

  「真的?教授!你太好了!」

  明月抱着童教授跳啊跳啊!高兴的像是孩子。我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同样也兴奋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从半山别墅出来,明月还沉浸在兴奋中,她叽叽喳喳的说着,可是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只是我自己在想自己怎么办?是不是也要留下来读书你?
  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就要毕业了,我的第二学位已经拿到手了,反倒是本专业的还没有通过。所以硕士研究生我是不用读的,而且我又不想读那个没有用博士,怎么办呢?可我更不想离开我的明月,一时半会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这个变故让一天之内获得了爱情和学业的明月别的什么心思也没了,她只有兴奋了,高兴、快乐。可是我却心里一阵阵的发紧,总害怕失去她。

  「阳子,你想什么呢?教授告诉我这个消息你不替我高兴吗?」

  很兴奋的明月发现我并没有和她一起庆祝,有点诧异。

  「我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是说……」

  明月有点不解,她不明白我担心什么。这和前几天的明月有点不一样,那时候她多聪明啊!

  「明月,我不想留校在读书了,我想出去做点事情!」

  「那你就在HZ找工作不行吗?」

  她看着我,天真而又坚定。

  「也是啊,怎么就不行呢?」

  我自己知道自己不适应南方人的思维,可是为了明月我怎么就不能留在这儿呢?更何况我也可以找个破教授读个博士吗,这样我父母也满意,自己也不耽误什么时间。行了,别想了,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呢,管它呢!

  可是,往往不顺心的事儿,总是扎堆来。

  这天明月在我们宿舍楼下叫我,弄的同宿舍的那帮小子听见了,他们从窗口把头伸出去像一个个龟头似的翘着起哄。明月也根本就像没有看见他们,只是喊着让陈阳下去见她。这帮小子现在对我是顶礼膜拜,他们说我手段高明,以我为师,对我是羡慕嫉妒恨!

  「月月,有事儿吗?」

  我跑到她的面前腆着脸,颇为谄媚。

  「臭阳子,你做了事情就不认账了?我怀孕了!」

  明月压低声音的恶狠狠的说道。

  「啊!……」

  我一下子呆住了,心里想这可怎么是好啊?不过凭良心说,我从没有想过退缩。

  「看把你吓的……」

  明月有点撇嘴。

  「月月,要不我们两个退学吧,我们能养得起孩子!」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多爱月月,我想和她一起厮守着我们的孩子。

  「哦!你愿意和我一起退学养孩子?」

  明月的眼中明显露出了满意的目光,「这还差不多,做我的男人就不能遇事儿往回缩!不过怀孕的事儿……嗯!是假的,别害怕了!」

  「啊,你耍我?」

  我心里有点生气,憋着不说话。

  「行了,我的好阳子,别生气了!」

  我不理他,把脸扭到了一边。

  「呜呜!阳子不理我……」

  我听她哭,一下子慌了神儿。我从来都没有惹过她,这次是不是有点过?我自己心里盘算着。

  「好了,好了,月月我也不是真……哈,你又是假哭!」

  「好了,我们都不生气了,我知道你对我真心,我今天好高兴的!」

  明月像个小孩儿,「对了,忘了正事儿了,陈阳,我要去北京实习,你在这儿期间给我老老实实的,听见了吗?不允许和美女说话,不,不是美女,是所有的女人,不允许多看她们一眼?」

  她的要求一本正经同时非常严苛。

  「哦!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要是得了相思病死了怎么办?」
  「行了臭阳子,你会吗?老老实实的给我呆着别总往女人堆里凑就行了!还有,童教授的试验到了关键时刻,你要经常去问问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吗,听见了?」

  「这个我知道!我们宿舍的电话童教授不是有吗?」

  「有,不过为了方便,她给你一个bb机,你不允许告诉任何人号码,这是教授要求的,知道吗?」

  啊!我心里吃惊,那个时候的bb机至少需要好几千块钱,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拥有这样的奢侈品,心里窃喜。可是童教授不允许我炫耀,嗨,美中不足啊,如锦衣夜行啊,「那,月月你呢?你有吗?这个号码你知道吗?」

  「教授也送我一个,我把号码写在了你的那个call机背面了,我的号码也没人知道,所以你也不允许乱说啊!」

  「我知道了!」

  看样子童教授对我们还真是好,给我们两个建立了热线,「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实习多长时间啊?」

  「只是见习,三个月,第五年才实习,童教授说不想让我去实习了,让我提前一年考研,所以她希望我这个见习期能够认真一点,并且延长到五个月。」
  「啊,这么长时间啊,我可怎么活啊!」

  「你行了,你再这样我可真走了!」

  明月真的走了,五个月啊,在离我千里之外啊,每周的一个电话不足以慰藉我们的相思之情。

  大概是月月走的第四周,晚自习的时候,我正在教室百无聊赖的想着前天同寝室的那个小子给我玩儿的那个韩国游戏,虽然国内没有见过,可是玩儿了几关以后就觉得它漏洞百出了,想着如果我要是能够给它改改,应该是挺好玩儿,而且那个烂程序居然是用的最贱的C语言写的,没劲。正在想着怎么修改地更好玩儿呢,腰间突然一阵震动。偷偷地拿出来call机,一个陌生的号码!这不是教授家的电话,9开头。

  谁的电话?我心里有点纳闷。会不会?月月?不可能,她在北京,那还有谁?
  「喂!你好你是?」

  我试着拨通了那个电话。

  「是陈阳同学吗,我是童云。」

  「哦!是童教授,你好,有事儿吗?」

  我非常有礼貌,因为我知道今后的5年,我的月月都会跟着她,我也要经常和她打交道。

  「我在湖边散步,你能来陪陪我吗?」

  「好的,好的,是在?」

  「就在素堤的东头。」

  「好的,10分钟到。」

  不知道为什么,童教授招呼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有点莫名的兴奋,也许是因为月月的缘故吧,爱屋及乌,不过童教授是一个完全不逊于月月的美女,如果让她再倒退20年,我想甚至会比月月还美。想到这儿,我不禁一激灵,骂自己,脑子里整天都想点啥?当我来到素堤东头的时候,我没有看见童教授在哪儿。这时候我看到自己的call机上面又有一条留言:「老公,你现在去银行取10000元钱。我有急用,过会儿我告诉你送到哪儿!」

  看到这儿,我明白了,她一定是出事儿了。因为教授不会糊涂到管我叫老公的地步,而且她肯定也知道我不可能有10000块钱的,我一个穷学生!她是在变相通知我她出事儿了!要我想办法救她,可是她没有给我说地点!

  我在湖边焦急的转悠,又不敢打电话报警。

             番外篇——明月6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我收到了第三条信息:「送到山顶,往东的树林!」
  这时候我第二次为自己的体能和速度感到惊奇,平常要40分钟才能爬上去的山,我不到10分钟就来到了山顶,这时候我看见有几个人围着一个女人在说什么。我悄悄的靠近他们。只听见一个男的说:「哥们,一会儿那个男的能为了她的情儿送钱吗?」

  「一定会来的,你想这个女人这么漂亮,我现在真的有点不舍得用1万元就把她放了,留着……」

  「嗯……」

  我看见中间的那个女人披头散发的,只是还好的是衣装善且整齐,她听到这些人的对话明显的挣扎起来,显然是嘴被堵住了,不能发声。

  「吵什么吵?再吵我真把你干了!到时候你男人可就不要你了。」

  其中的一个高一点的歹徒抓起了中间的那个女的头发,恶狠狠的说到。
  这时候我看清了,是童教授。

  「老鳖,小点声,那个小子该过来了!」

  那个被叫作老鳖的人抬起手看了看表:「不会,爬上来最快也需要40分钟,即便是他救人心切,至少也要半个小时,这会儿还不到10分钟,不会的!」
  「你说他老公能有一万块吗?」

  其中一个瘦小的男子对我的经济实力颇感怀疑。听了他的话,我心里说还是你小子了解我,我有一万块钱,我早就去周游世界了,还这儿上这破学。(那个时候一万元钱已经是很大的数目,不是有那句话吗,万元户!

  我点了点,一个是五个。盘算着自己的实力,肯定是不行啊,说不定救不出教授还要把自己搭进去。想到这里,我想着跑回去叫人。

  等等,如果到时间,我没来,他们几个会不会把教授给……嗯……我自己有点含糊,该不该去叫人,这时候我听他们说:「再过10分钟,你们几个分别在边上藏好,我这儿和他对付,如果没有钱,看我的手势,你们冲出来一下子将那小子干翻,我们就拖着这个女人再转移个地方,把这女人干了再说!」

  他说着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比划,童教授知道他的意思,拼命的挣扎。

  「别动,你再动现在就干了你!」

  那小子说着拿出来一把刀顶住了童教授的背心。童教授当时就安静下来了。
  这时候我知道了他们有刀,心里反倒平静了许多,我在边上的树林找到了一个一米多长5厘米粗的棍子抓在手里。

  看样子我得先发制人了,先偷偷上去,能干倒两个,如果能干倒三个的话,剩下的就好说了!干的时候要大声喊,迷惑他们。我心里盘算着怎么做更有利。
  我轻轻的再靠近了一点,乘着夜黑,一下子跃起来,自上而下的一棍子打在了那个高个子的头上,那小子翻身倒地。我又反手一棍,正镦到那个矮个子的下巴上。那小子捂着下巴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也失去了战斗力。这时候一个胖子反应过来想我冲过来。我看他行动迟缓,就抡起棍子一下子砸在他的头上,小子登时捂着头软瘫在地。剩下的两个一个向我冲来,张牙舞爪。而另一个却翻身就跑。这时向我冲过来的那个一看他同伴的行为,一下子愣住了,估计没想清楚那个小子为什么要往后跑。

  我也有点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过了没有一秒钟,那个愣住的小子还是比我反应快,他也扭头就跑,只剩下两个昏迷的,一个下巴颏骨折的。看到这个景象,我也不管别的了,背起教授,顺着山路就往下跑,不再看他们一眼。

  不知道奔跑了多久,我只是觉的自己全身都是软的,教授的上身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树枝挂在哪里去了,只有一个咪咪罩包裹着她波涛汹涌的乳房。她的手还被束缚着,口唇也被胶带纸缠绕,无法言语。可是一直认为自己的获胜是侥幸的我现在心里还是害怕的了不得,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好,只是一心想找到教授的别墅,并没有想到停下来能够给教授遮遮羞。好在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一个人。

  就在这时候,我似乎看到了前面有一片灯光。在这湖边的山上,只有这一片房子,也就是ZD的专家别墅区。我飞快的奔到了别墅的门前。这时候才想起来没有钥匙。

  「教授,钥匙!」

  我让她开门。

  「嗯嗯嗯……」

  我感觉到她在我的背上挣扎。才想起来,赶紧的把她放下来。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的胶带和绳子都没有解开,而且她的上衣在逃跑的时候不知道在哪儿没有了。我赶紧给她解开手臂的绳子,并且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她自己揭下了站着她嘴的胶带,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等了有半分钟,她才说话:「钥匙跑丢了!你能跳进去吗?」

  通过这几次事情,我发现了自己的一个特别的才能,就是在奔跑的特别快,跳的特别高!这时候我以为自己还行呢,我退出7、8米的样子,向前猛的一跑,希望能够跳进院墙的,可谁知道跳起来也就是半米多点的样子,整个人都撞的贴在了栅栏墙上了。

  童教授不解我的行为,问我:「你干嘛?」

  我撞的头晕眼花,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可以,现在不行了?我只好老老实实的翻墙进去,找到了备用钥匙开门,扶着教授进了屋子。

  「把大门锁上,上两道锁好吗?」

  她心有余悸,让我锁门。

  终于安全了!

  可是这时候的我却一下子瘫倒在地上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而且我已经在ZD附属医院了!
  我醒来的第一眼看见的是童教授在我的床边坐着,像是在打盹。看见我醒来时,她好像很羞涩的样子,让我这刚从昏迷中醒来的人一下子有掉进了另外的一种眩晕中去了。她的风情让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完全是成熟女人的羞涩,那是异常迷人的。

  「教授,我怎么了?」

  「没事儿,你太累了,昏迷了三天了,谢天谢地,你终于醒过来了!」
  这时候我看见外面有很多人影影绰绰的不知道在干嘛?

  「教授,他们在干嘛?」

  「哦!那几个歹徒被抓住了,你的英雄事迹被大家知道了!这是报社的记者!」
  「啊,我可不要!我不想接受采访!」

  「好吧,你安心养病吧,我和学校交涉了,这件事儿到此为止,只是让学校有个表彰就行了,我也不想让这件事儿闹得满城风雨,你能理解老师为什么这么想吗?」

  童教授和我说话的时候,并不用眼睛看着我,像是在躲避,更多的是羞涩。
  「我知道的老师,」

  我随着她顺便就把称呼改了,显得亲近,「我真的不希望再有什么记者采访之类的事情了!」

  很快我的病就好了。其实我也就是虚脱,所以休息两天就出院了!从那之后,童教授要求我每天都去她家坐坐,到晚上9点左右再走,遇到天气不好的时候也在楼下的客房睡一晚上。我想也许是她受到了惊吓,我在这儿也许她会感到安心点,我就很高兴的做了护花使者。不过,教授在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到楼上去过。教授家的楼上有三个卧室,她没有邀请过我上去,我也就没有上去过。当然了,她不在的时候我和月月我们两个还是上去过,在她的卧室……嘿嘿!

  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两个多月,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了童教授的电话,她让我到她家去,说有话问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匆匆忙忙的赶去了。当我推开别墅的门的时候,没有看见教授。只是听见厕所里面好像有人在呕吐。我赶紧走过去,可是到门口的时候,我又有点犹豫,害怕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就在这时候,教授从厕所出来,看见我,脸红了一下,旋即镇静下来,对我说:「陈阳,你来了!」

  从打那次她遇袭之后,她再没有叫过我陈同学或者别的,从来都是直呼其名。
  「是的,老师你找我有事儿吗?」

  「是这样子,我有几件事情想问问你,只是随便聊聊,你别介意,而且你如果不愿意回答的话我也不勉强!」

  「你问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是这样,我的试验需要一些志愿者献血,只需要几毫升,你愿意吗?」
  「几毫升?没问题!月月走的时候都交代了,让我尽力配合教授的研究。」
  「好的,那就谢谢你了,我先了解一下你的家事行吗?有的问题可能会涉及到你的隐私,你放心多数是和医学有关的东西,行吗?」

  「好的,你问吧!」

  「你们家是L省SY市的吧?是你们的祖籍吗?你父母多大了?你家中兄弟姊妹几个,你行几?」

  「不是,我们家祖籍是是山东的,逃荒到了L省之后在城落的脚,后来到了我父亲那一代才迁到SY市的,我父亲今年63岁了,母亲今年62岁,我们家没有女孩,只有兄弟5个,我最小!」

  教授一一记录着,又问道:「你们家有没有什么遗传病,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也许……」

  「没有,教授,我们家从来都没有人有过什么奇怪的病,包括白化病、血友病等等都没有,包括色盲都没有,我们兄弟五个都非常健康!」

  「哦!那就好!」

  显然他对我的回答非常满意,她甚至忘记了往本子上记录。

  「你个人的身体我上次已经为你做了一次体检,就是你住院的那几天,你不介意吧?」

  「不不,谢谢老师关心我!我以前从来都没有突然晕倒过!」

  「哦,我知道,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和你聊聊这个事儿,你晕倒那天我从你的血液中发现了大量的肾上腺素,而且是超过正常人上千倍的!这在正常人是不可想想的,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也就是在你出院的那天我有给你做了检查,一切正常,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对的,所以我认为那天的肾上腺素是应激后的结果,应该不是什么病,而且你那天虚脱后恢复的非常快,比正常人要快上三四倍,所以,我认为你可能是身体的底子非常好!」

  「谢谢老师,我从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从小到大我参加运动会,都很少得过名次的,跑跳项目一点也不突出,可是那天我从素堤东头到山顶只走了不到10分钟,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而且和他们打斗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动作为什么会那样快,而在我看来他们的动作却又是慢吞吞的!如果知道我…我行的话,就不会犹豫着是先去叫人还是先救你了!那天我看他们有5个人我以为自己打不过,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觉得自己身体里面充满力量,而且后来有听说他们要对你不利,所以才冲出去的!」

  「是啊,虽然我没有被那些歹徒怎么着,可是要保的东西还是没保住啊?」
  「老师,你说什么没保住?」

  她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我纳闷。

  「没什么,我只是说你那天奔跑的时候挂丢的那件衣服是我最心爱的一件手绣品!」

  「哦!是这样啊,老师,什么时候我再去找找,也许……」

  「不用了,都好几个月了,你个傻孩子!」

  她迟疑了一下,又接着说,「好了,我基本上了解了你的情况,所以我想也许以后我有机会在需要你抽血的时候,你不反对吧?」

  「不会的不会的,那这次?」

  「这次不用了,上次你住院的时候抽血我已经化验了数据!谢谢你啊,阳阳!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看明月这样叫你!」

  「可以的老师,你教我什么都行!阳子,陈阳,阳阳!」

  「好的,那你回去把,下午你还有课的吧!」

  番外篇——明月7尾声。

  两个月后,我的月月实习回来了。我去接她,她兴奋的不得了,一路上和我说着她在教授哪儿学习到的知识有多么的重要,多么的前沿,在北京的大医院里面,那些大专家都没有听说过,他们都很愿意和自己聊天,想多打听一些童教授给我授课的情况。她说自己真的很有面子。

  「阳阳,你知道吗,再没有比你的老师还向你请教问题的感觉爽了,哈哈!我一定要跟着童教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唉!看样子我们家要出一个女强人了!我心里想着,表现出了无奈!

  「怎么了?你个臭阳子,看你的脸我就知道你不想让我上研究生,想让我毕业了赶紧回去和你结婚,给你生一大堆猪娃,你想美!我研究生毕业了再说,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守身如玉,等着!听见没?」

  「哦!我知道了!」

  我做唯唯诺诺状。其实我不用做,在她面前我根本没有反抗的资本。

  可是在月月回来的第二个月,教授因为什么事儿,回美国了,呆了将半年多才回来。

  我们去机场接机的时候,一眼看到教授走出来,人明显胖了许多。月月冲过去抱着教授,叫着:「老师老师,可把你盼回来,老师你怎么胖了许多啊?不过好像身材更加傲然了!」「你个小丫头,说什么呢?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我交给你的几个问题解决的怎么样了?」

  「报告导师,已经顺利的完成了?」

  「在陈阳同学的帮助下?」

  「嘿嘿,是的,什么也瞒不过老师,你在大洋彼岸还看着我呢?」

  「陈阳也来了吗?」

  「嗯!抱着花的,挡着脸的那个!」

  「你们两个还好吧?」

  「还行,教授,我听说了那次他救人的事儿了,学校为这事儿做了个通报,给他了优秀学生和全国优秀青年!我也奖励了他,他救了我的老师嘛!」

  「哦,你怎么奖励他的?」

  「还能怎么奖励,让他占了便宜呗!」

  「啊!这个人情,老师可欠大了,不过现在国内的观念已经……」

  「没事儿老师,反正早晚是他的,给他点甜头,他更听话?」

  「那你就不怕他不要你?」

  「他敢,我掐死他!他不要我?只有我不要他的份儿,他……哼哼!」
  童教授看着明月的脸,也笑了。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m.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