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S子M】(04)【作者:renbohan85】

字数:30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章:

  冰冷潮湿的不适感的刺激下,佳纪从昏睡中苏醒了过来。睁开眼所见的一切让少年感到有些陌生。

  这并不是那个熟悉向阳的小房间,一排通到屋顶的鉄栅将这低矮无窗的阴暗房间隔成两半,而自己所在的,是远离房门的这一半,简单的来说,这是一座监狱。

  铁栅的一角有一扇只能容纳普通成年人蹲伏通过的的小铁门,一把巨大的铜锁将自由锁在了门外。从铁栅的缝隙看以清楚地看到房间另一半的景色——一盏昏暗的吊灯把整个房间都照成了令人不适的橘黄色;房间的正中是一把木质的豪华欧式皮质座椅,座椅正前方大约两三米外的地板上镶嵌着一只茶杯口大小的铁环;铁环正上方的屋顶上几根粗细不等的铁链随意的垂在半空;房间一侧的墙壁上挂着皮鞭、烙铁、浣肠器等一些少年见过的或者没见过的稀奇古怪的道具。相对於自己所在「监狱」,这一半被称作刑房似乎毫不过分。

  (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

  陌生的环境中甚至没有衣服遮羞,这让少年的安全感急剧的下降,但是少年回过头区搜索自己最近的记忆,稍微安下了心来。

  (一定是妈妈——七彩华大人带我到这来的……应该是安全的。但是……妈妈她人呢……)

  没有参照物,也看不到太阳,从昏迷中醒来的少年没法判断现在的时间,不过腹中的飢饿感和肛门隐隐的痛感告诉自己距离在公园排便应该还没过去几个钟头。

  就在佳纪胡思乱想的档口,铁栅外对面墙上的门带着沉重老旧的摩擦声被缓缓的打开了,随之出现的正是少年的母亲七彩华。

  虽然已经见识到母亲高高在上的女王般的模样,但是这次的打扮还是让少年吃了一惊——面上画着就连在参加典礼时都从未见过的隆重的彩妆,使用了大胆的黑暗色系,这种原本很难驾驭的风格却更将七彩华那不可方物的美艳脸庞衬托出一种不真实的美丽;头发像传统的贵妇人那样被两根精緻的镂空雕花发簪盘在脑后;皮质的女王装、露指的长手套、过膝的高跟靴将七彩华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极尽诱人的性感曲线,虽然看起来这套服装有了一些年头,但是和那些新潮暴露的廉价货不一样,仅从那细密的缝合针脚和完全贴合的效果就能看出这是一套奢华的专业定制产品,更不用说那精巧的金属釦环锁链、皮革黯哑光辉下的细密纹路和那足有13cm长金属的靴跟在时隔多年后仍散发而出的慑人寒光,甚至在下体唯一裸露绝对领域上惊鸿一睹的蕾丝吊袜带也绝非普通商店能买到的大路货。
  在儿子震惊而又癡迷的目光的沐浴下,七彩华的嘴角难以察觉的微微向上扬了起来,烟视媚行的扭动着腰肢走了过来,慵懒的把身子沉在房间中央豪华的皮椅中,左腿随意的搭在右腿上,脚尖在空中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摆动着。

  就这样相互对视良久,佳纪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不迭的俯身跪下,屁股高高的撅起,额头紧挨着冰凉的地板,像是用卑微如尘埃般的姿态请求原谅。
  「啧……见到这样的妈妈还能意识到自己的状况,相对而言你已经算是不错的了。」经历了短暂的沉默后,七彩华带着轻佻的腔调开口了。

  「请……原谅我,我会好好反省的……」这样说着,佳纪突然意识到束缚了他一整天的噩梦竟然消失了,下体也早已充血高高的抬起了头。(啊?竟让刚才都完全没意识到呢。妈妈准备放过我了吗?)

  「好了……妈妈心情很不错,对我们而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无疑是一个好的开始。而且你现在恩好奇自己所处的环境吧」,七彩华扭动了一下身体好让自己更舒服一些。「其实这里,就是我们的地下室。」

  「不可能……我。」

  「呵呵……要知道,妈妈结婚前攒下了一大笔钱,买下了这里,严格的说勇介君(佳纪的父亲)可是入籍的一方哦,这间地下室还在普通储物地下室的下一层,是建房子的时候就修建好的。」说着这些,七彩华的脸上流露出怀念的神色。「本来这里是准备留给勇介君的,不过……呵呵,那傢伙的阳光的气息真是让人不忍心去伤害啊,於是妈妈就把这当成一个秘密永远的尘封着,直到现在。佳纪……你真是勇介君留给妈妈最好的礼物啊!而这里就是妈妈送给你的最完美的礼物!佳纪,你知道这个地方妈妈给它起了一个怎样的名字吗?是『奈落』哟!妈妈曾经发誓,只要是进到这里的人,一定会让他堕落到地狱的最深处——连神都无法将其解脱的无底的奈落哟!」

  听着母亲犹如宣誓一般的冷酷话语,佳纪一方面被心头袭来的巨大恐惧而窒息,另一方面却被下体涌上的无穷的欲望所吞噬。

  「七彩华大人……我的后半生都要在这个『奈落』度过吗?」少年带着颤音,小心的望向母亲。

  「怎么会,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心头肉呢,佳纪。你只是把房间从楼上搬到这里而已。你这几天恐怕没法离开这,不过没关系,学校那边我已经替你请好了假。安心的享受这段美妙的二人世界吧!」说完,七彩华起身走了几步,蹲下身子打开了铁栅小门上的大锁。

  「别发呆了,快出来!」

  听到这如蒙大赦般的命令,佳纪毫不犹豫的从小门中爬出,对即将到来的噩梦毫无察觉。

  「让妈妈给你好好的打扮一下」,七彩华拖出座椅下面的大型置物箱,从里面取出一件衣服穿在少年身上,但与其说这是一件衣服,还不如说是一套镣铐——仅有背部通过皮革带子勉强遮住,颈部、手腕和脚腕像是几个包裹着皮革的铁镣,和铁镣相连的铁链链接在卡在阴茎根部的铁环上,通过三条纤细的锁链和卡在龟头冠状沟下的另一只小一号的铁环相连,被勒紧的阴茎更加放肆的怒张着,而且铁链的长度很有限,仅能保证四肢在极小的范围内活动,更不用说稍微的动作都会刺激到下体,在这种状态下阴茎几乎能够永久的保持充血的状态。佳纪虽然已经早已不在意在母亲的面前暴露身体,但是被打扮成这种提线木偶般的癡态还是让少年羞愤难当。

  「现在,站过来!」七彩华指着镶嵌在地板上的铁环说道。

  佳纪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艰难的挪着步子执行着母亲的指示。

  七彩华见儿子已经就位便熟练的拉下从天井垂下的几根带铁钩的锁链钩在那身「镣铐」背部的带子上,然后轻轻地拉动座椅侧面的的摇臂。几根铁链在微弱的机括声中将佳纪缓缓的吊起,直到双脚几乎离开地面。

  「这,这是……」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少年有些惊慌失措。但是七彩华似乎并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在置物箱里翻弄着什么。

  「佳纪……你知道么,我们这种人的佔有欲非常的强,同时又对双方关系间的约束力很不信任,尤其是对你这种变态——像垃圾一样的臭虫随时会因为别的女人一点点的恩惠就忘乎所以,所以在我们的关系进一步之前,我需要你做出一点承诺,用你的身体。」七彩华说着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儿子的下体,斟酌了一下,从箱子里取出一个带皮环的带子,并且用双手抓着带子的两端,稍微用力拉扯了一下,让后点了点头,似乎对带子的弹力很满意。然后将皮环套在少年的阴囊根部稍微紧了一下,以保证两颗蛋蛋不会从皮环中逃脱,然后将另一端用力扯着连接在地面的铁环上。

  虽然拉扯的力量不是很大,但是对於男性最脆弱的睾丸而言,这话总痛苦已经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少年的身体立刻就佈满了一层白毛汗,表情也因疼痛变的扭曲。

  「咿咿——啊啊——妈妈——七彩华大人——饶过我——要死了——啊啊——蛋蛋要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呵呵……这才到哪啊?我的小宝贝。」七彩华用套着皮手套的左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少年的脸颊,「这种承诺有的是依靠契约书,有的是依靠羞耻的录像资料,不过我觉得这些都不靠谱哦。我选择的是最残酷的那种——在你的身上留下印记,也就是刺青,通常这刺青往往雕在屁股上或者胸口这些显眼的位置,除了这些地方,妈妈还会在你最脆弱的小龟头上留下一点点记号。根据你的状态,这整个过程可能要持续三到五天,而在这几天里你会痛到死去活来,在无尽的苦难中完成你的重生,现在的你——做好觉悟了吗!佳纪!!」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m.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